北京同志会所,北京同志,同志会所

搜索

京城公益组织调查:一个民间NGO的艰难生存

2014-7-24 09:22| 发布者: bjtzw| 查看: 255| 评论: 0

摘要: 北京同志整理 作为活跃在京城的一支纯草根公益组织,西部儿童救助基金和它的发起人“对丝”在“圈子”里声名远扬。一没有政府背景,二没有明星代言,对丝说,西部儿童能顺利走到今天,她们靠的是志愿者们的爱心,以 ...
北京同志整理 作为活跃在京城的一支纯草根公益组织,西部儿童救助基金和它的发起人“对丝”在“圈子”里声名远扬。一没有政府背景,二没有明星代言,对丝说,西部儿童能顺利走到今天,她们靠的是志愿者们的爱心,以及完整透明的救助机制和流程。

  虽然是草根,虽然很活跃,但在一例例救助故事的背后,公众难免仍会好奇:“什么样的孩子才能得到她们的救助?”“治疗费用是部分承担,还是由她们大包大揽?”“她们的资金从哪来?”……近日,本报记者对话对丝,为您揭开民间NGO运作的详细流程。

  现状 很多人仍然分不清民办和官办

  “对丝”本名李哲。其实,在回首西部儿童救助基金的“成长史”时,也不难发现作为一名普通的志愿者,她这些年来的付出和心路。

  上大学期间,对丝就参加了志愿者调查组,那时尤其关注与西部地区有关的助学慈善公益活动。1999年大学毕业后,对丝来到中关村一家高科技企业上班。工作之余,她仍然坚持参与公益活动,除了定期捐款之外,还利用业余时间做志愿者。

  2006年对丝怀孕了,为了安心养育孩子和照顾家庭,她辞去了工作。回归家庭后,她有了更多的时间关注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。那时,全国各地的一些爱心妈妈通过网络聚在一起,越来越多地自发开展公益项目。

  2010年玉树地震以来,对丝等志愿者联合民间爱心人士,集结成小团队,多次深入玉树灾区和偏远的西部地区探访贫困家庭、巡诊患病儿童……这些救助活动,也为日后建立西部儿童救助基金奠定了基础。

  2010年底,为了更多地帮助困难儿童,对丝等核心志愿者决定成立专项救助基金。去年7月,志愿者团队与中华儿慈会正式签约,实现了从志愿者团队向公益组织的转变。

  救助基金成立后,对丝立即开展了“七彩童年西部公益行”活动,为贫困地区儿童提供医疗巡诊,资助重病孩子治疗,免费提供治疗地方病的儿童药品。现在,对丝每年都会多次驱车入藏进行医疗巡护。和当地的藏族志愿者们一起,为孩子们做爱心盒饭、发放冬季物资、寻找当地需要医疗救助的贫困患儿。

  “在当地,很多人在看到我们做的事后,都以为我是代表‘政府’来帮助他们的。”类似的“尴尬”让对丝哭笑不得,不过,这种搞不清民间NGO属性的现状也远不止在藏区,即便在北京,不知道西部儿童救助基金到底是官办还是民办的,也大有人在。对丝说,在做好事之余,这种现状令人深思。

  那么,到底是哪个环节上出了问题?不知道、搞不清,类似的问题,也许就是中国民间NGO发展过程中掣肘的关键。

  问题 救什么?每个民间NGO都有自己的特色

  “什么病症的贫困儿童,才能得到民间免费的医疗救助?”这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。

  对丝说,随着民间NGO的发展,数量也是越来越多,但每个民间公益救助机构都有自己的救助特色。“比如,有的是专门助医,有的是助学,有的是为贫困儿童送鞋送温暖……大家倾向的重点不同,方向不同,援助的形式和方法也因此不同。”

  对丝说,在医疗救助中,不同的公益组织也有不同的援助重点。仅拿西部儿童助医项目来看,就分为脑积水(也称大头娃娃)、复杂先天性心脏病等多个救助计划。符合相关病症的贫困儿童,就能得到项目款的救助。

  “很多人会问我们,这个病你们收不收,那个病你们管不管。其实,病症是决定我们是否可以直接划拨项目款的关键。”对丝说,有了项目款的帮助,但并不意味着全部的费用都要从这里支出。

  按照项目规定和操作惯例,通常,在北京治疗脑积水患儿的手术费用需要1到2万元,治疗先心病的费用要2到3万元,这些项目款的划拨额度已经完全可以救急、救命。如果后期费用仍不够,志愿者就会帮助患儿家属开通网上捐款平台,依靠社会力量“接力”救援。

  “也经常会有不属于我们项目范围的患儿来求助,按照规定,项目款无法划拨,我们就会帮助家长网上筹款。但我们也不会漫无目的地发起筹款环节,还要斟酌考虑这个孩子是不是媒体关注的热点孩子以及孩子的病情、家长筹款的难度等等。”对丝说。

12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北京同志会所,北京同志,同志会所_北京同志首选和喜爱的网上家园  

GMT+8, 2018-11-14 00:00 , Processed in 0.165057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北京同志 北京同志会所

北京同志会所 同志会所 北同

返回顶部